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迷情
迷情
                迷情
 
  
 字数:3300字
 

  季贤羽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了。老公在家的时候,她找尽了 借口躲到外面去游荡,老公不在家的时候,她常常眼光迷离的坐在落地窗前,双 手紧紧的环住自己的双膝,下巴搁在膝盖上,像石雕一样绻缩着,一动不动。 
  一个多星期前的那个晚上,她因为跟老公吵了几句就任性得离开了家。当她 满怀怒气的甩上家门时,她那么想再也不要回到这个家里。
 
  家以外的夜,很冰凉。她走得匆忙,没及披上她的羽绒外套。瑟瑟的冷风, 不停的灌进她的脖子。而她胸中燃烧着的火焰却未曾让她有一丝寒意。
 
  结婚已经7年了,似乎为了要应验那句:七年之痒。婚姻的第七个年头,他 们开始不停的争吵。婚姻的第七个年头,似乎永远无法宁静的渡过。她的丈夫没 有像通常的七年之痒那样,在外面私养一个女人。他是个规矩而老实的男人。结 婚七年来,除了因为工作,从没离开她超过一小时。这七年,他们像藤蔓一样紧 紧的联系在一起,就算缠得多么的透不过气,也不曾稍稍分开过。可是七年的时 光之后,他们原先的那份甜蜜与恩爱,已经渐渐的由生活的琐碎烦恼而取代。七 年的时光,日益突显的是他们性格的不合,日复一日,到如今在他们之间语言已 经是最多余的附属品。不交流还好,一交流就开始没完没了的埋怨与攻击。 
  她是个浪漫的女人,在传统的束缚中,她有颗不安分的灵魂。情感的燃烧是 从她心底发出的渴望。浪漫使她比别的女人更孤寂、更感性、更期待完美。她受 不了生活像白开水一样重复再重复,更受不了丈夫在生活中突显出的越来越多的 粗俗。她期待着一份能在心灵深处产生共鸣的情感,期等着出现一个懂得呵护她, 视她为珍宝的男人。
 
  半个小时后,她那熊熊燃烧的怒火渐渐淡去,留下的只有深深的受伤与孤独。 这个诺大的城市,虽然她已经生活了十年,虽然她已经入主为主人,可她却仍像 个游客一样孤寂。这里,没有她的朋友,没有她受伤时可以歇息的收容所。站在 马路的一端,望着繁杂的车水马龙,她似乎听到了死神带着诱惑的召唤,不由自 主的伸出腿,想迈向匆匆而过的车海。脑中却突然显出儿子单薄瘦小的身形,母 亲布满银丝的愁容。她收回脚狠狼地摇了下头,转过身向一个小桥底下走去。小 桥底下有一大片黑暗的树丛。她受了伤的时候习惯到这里坐坐。
 
  寒冷的夜空中散布着几颗零星寒冷的星辰,她抬起头幽幽的叹了口气。婚姻 是她舍不下的包袱。虽然这些年背着这个包袱,已经背得很累很累,可她却仍然 舍不下。不管他跟她之间多么的性格不合,她都记得他们曾经为这份爱、这份婚 姻关系付出了多少努力,经历了多少坎坷。
 
  「不许动,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黑暗中突然在她身后蹦出一句低 沉的话语,而她美丽的脖子上触感冰凉。
 
  她不知道她的脖子上架着的是刀还是什么,但她却道那阵冰凉可以要了她的 命。她的心跳得飞快,往常遇到这样的事的时候,以她那衰弱的心脏,该早以晕 了,可是现在,她却突然记起她包里有今天刚发的千余工资,而这份工资代表着 的是她孩子接下来三个月的学费。她不能失去这些钱,不能让孩子的学费落入别 人的手里。
 
  「大哥,你冷吗?」贤羽幽幽的开口,她告诉自己必须要镇定,她必须保全 孩子的学费。千余元对许多人来说,都只是一笔小钱,可是对他们一家来说,却 是值得用性命去维护的。他们穷,穷得常常连生病也没钱去医。
 
  身后的男人似乎呆滞了一下:「少搞花样,我要钱,把你身上值钱的东西都 拿出来,不然我了结了你!」
 
  「大哥,你已经多久没有碰过女人了?想要吗?」贤羽不紧不慢的补上了一 句,轻轻的回过头,她感觉到脖子里流过一丝温热。
 
  男人紧张而急促得呼吸着,借着呼啸而过的车灯,他低头接触到她如星子般 的眼睛。那是一双紧张中透着无助的眼睛,车光一瞥间,他看到她娇好的面容。 贤羽不是那种能让人一见惊艳的女人,她的美幽淡而恬静。
 
  男人在瞥见她容貌之后,眼光中顿露出满满的饥渴:「嘿嘿,难道你想陪我 睡觉?很久没人滋润你了吗?」
 
  一个长得高瘦的粗犷男人,声音因为欲望的涨满而变得粗哑,他闷闷得发出 淫荡而轻浮的笑声。
 
  「我陪你睡,你放过我包里的钱,好吗?包里只有1000多现金,是我给 儿子准备的学费,没有了这些钱,孩子就上不了学。我跟你一样是穷人,我看大 哥不是坏人,应当可以照顾我这样的穷女子吧?」贤羽木然的面对着这个男人, 脖子里的温热仍在继续,男人的手剧烈的颤抖着,而他手里冰凉的器具仍然紧帖 着她的脖子。她知道自己正在流血,而她不能害怕,不能哭。
 
  静默,一分钟的静默。男人似乎在权衡钱与色之间的比重。
 
  「你站起身来。」
 
  「你用东西指着我脖子,我无法站起来。」
 
  男人似乎此时才意识到自己仍把刀架在她的脖子上,而他也开始在心里敬佩 起她的胆量。这样的女人,值得他放过她。但她的容貌让他无法放下他想要他的 欲望。男人边收回刀子,边说:「不许叫,不然让你不知道怎么死的。」
 
  话毕,他粗暴的拉她起身,紧紧的抱住她,嘴巴急切的找寻落处。贤羽忍住 阵阵突涌而起的呕吐欲望,任由他亲吻她的唇,她的脖子,她的耳垂,任由他的 粗手揉捏着她的乳房,任由着他在她耳边发出如牛粗喘。
 
  他吻着她把她带到更阴暗的一角,急切的解开她上衣的扣子,寒风顿时加入 了亲吻她的行列。他贪婪的吮吸着她的乳头,把她紧贴在桥壁上。贤羽的乳房因 他粗鲁的吮吸和啮咬发出剧烈的疼痛,忍不住发出轻呼。这声轻呼却更深的触动 了男人原始的兽性渴望。他伸手拉扯着她裤子的纽扣,可因为急切的振颤,他无 法顺利的解开裤扣。闷吼一声后,他猛力的扯掉了那颗扣子。此时欲望已经像出 笼的猛兽一样一发不可收拾。他急切的进入她的体内,发出阵阵沉闷的轻呼。这 是一具具有魔力的美好胴体,虽看不到肤色,随手可触处却皆柔滑细腻。男人活 了半辈子,从没接触过这样美妙的胴体。他知道今晚后的许多个夜,他都将怀念 这具胴体。
 
  贤羽在男人猛力的攻势下,开始心情复杂起来。她讨厌这样粗俗的男人在自 己身体上蠕动,讨厌他在她身上留下的口水味。可是下体却不听话的开始渴望, 她的呼吸再也无法平稳。他的男人老实而正派,在床上所能给她的,无法跟这个 粗犷男人相比。欲望是人类灵魂深处产生的,不管她如何的有教养,如何的洁身 自好,在这种时候,她都敌不过这种灵魂深处的渴盼。她身不由己的开始回应, 开始呻吟。而男人更像受到鼓励般的雄纠纠气昂昂起来。这个女人所体现出来的 压抑着的暴发力,是他从没感受到的。他知道她想压抑,可他更感受到了她的渴 望。
 
  男人开始变得温柔,没有理由的,在这样性爱的时刻,他爱上了她。这个女 子是与众不同的,她的勇气,她的美丽,还有她努力隐藏着的柔弱都开始让他想 要呵护。
 
  「你叫什么名字?」男人温柔的问她。
 
  贤羽呆滞着,没有出声。
 
  男人猛力的顶了她一下,而她再次忍不住的发出轻呼。「告诉我,你叫什么 名字?我爱上你了。」
 
  贤羽头脑里嗡嗡作响。她开始觉得这一切像是一场玩笑。她看不到他的眼睛, 可是却真实的感受到了他话里的温柔。
 
  爱?一个抢劫犯的爱?
 
  贤羽还是没有出声。
 
  男人也不再说话,专注的爱抚她,亲吻她,温柔又勇猛地带着她畅游在性爱 的海洋里。
 
  当他达到顶峰想要喷射的时候,突然的从她体内抽了出来。他不希望自己的 精液为她带来麻烦。而贤羽却在此时对这个陌生的抢劫犯突然产生出一股感激之 情。她婚后一直没有带环,而这几天她正好处在危险期。她感谢这个男人最后体 现出来的仁慈。
 
  男人一把抓过她的包。
 
  贤羽惊呆了,她没有想到她付出了她的躯体,却还是要失去钱。
 
  「我们约定好的,你不抢我的钱。」
 
  男人把包塞还到贤羽手里:「去补办一张身份证吧。」

   拉过她,再紧紧的抱了一次,吻了吻她的唇,转过身离去了。
 
  贤羽瘫坐在地上,脑袋空空的无法思想。
 
  十分钟之后,贤羽才开始整理起自己的衣衫,木然的走出阴暗的桥洞。站在 路灯底下,她打开自己的小包,钱还在,只是少了自己的身份证。
 
  贤羽上街买了一套新衣服,走进了一间浴室,站在浴室的镜子前,呆呆的望 着自己。脖子里有干涸的血迹和一道长长浅浅的口子。她轻轻的褪下身上的衣衫, 乳房上有一片片的於红。缓缓的走入莲蓬下,任由水滴从头上往下流,她没有闭 上眼睛,水流进眼睛时的痛楚让她的泪水也随着水一起冲走。
 
               【完】
 
[ 本帖最后由 美眉杀手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tswyyb金币 +10刚够字数,还没啥排版~不过没重复了